您好,欢迎进入沙龙官网网址
沙龙官网
客服热线400-057-8819
公司简介

旅美博士建中国首个“发电玻璃”遭成都市人大

作者:沙龙官网    发布时间:2021-02-19 11:27    

  占地220亩,总投资8亿元。 2017年9月11日,中国第一条100兆瓦“碲化镉发电玻璃”生产线在成都市双流区西航港开发区工业园投入生产。

  十年前,周华康、潘锦功等旅美博士海归团队携带资金回国,疑似遭遇了一场项目“骗局”。痛定思痛后,与央企中建材集团合作,引进德国技术,结合我国与德国、美国的专家团队,十年磨一剑,从而打破了美国第一太阳能公司垄断10年的局面。使得成都中建材光电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中建材”)成为世界上第二个可以生产碲化镉发电玻璃的公司。

  然而,成功光环背后的心酸,总让人唏嘘不已。2013年6月17日,因发生在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起疑似354万元的虚假诉讼,差一点让“碲化镉发电玻璃”这项国际先进的技术在成都被胎死腹中。

  獬豸新闻(ID:zgsbfzzk)记者采访发现,这笔354万元疑似虚假诉讼的始作俑者,就是成都市第十七届人大代表、四川鑫炬矿业资源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鑫炬矿业”)的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侯仁义。

  2006年7月,侯仁义虚构引进“美国北方太阳能科技公司CdTe薄膜电池生产技术”项目进行“诈骗”,如愿以偿的拿到了成都市原双流县4130万元(个人侵占445万元)的项目启动扶持贷款,疑造成国有资金损失8165万元。

  2007年8月,侯仁义又如法炮制,骗取了旅美博士周华康和投资人的信任。周华康等人先后拿出1.5亿元,全资收购了侯仁义个人控股的三家公司。2009年,侯仁义又将央企中建材集团公司引进过来投资。

  在2010年8月31日之前,侯仁义曾是美资企业“四川阿波罗太阳能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美资阿波罗”)初期聘任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

  后来,侯仁义被发现在担任美资阿波罗的法定代表人期间,涉嫌挪用1.27亿元美资公司的资金(至今6000万元未还)。于是,周华康控告侯仁义等人涉嫌经济犯罪,向成都市公安局、双流区(县)公安局报案。

  但多次报案未果,却屡遭刁难。2013年6月17日,在美资阿波罗举报侯仁义涉嫌经济犯罪的当日,侯仁义为干扰公安机关对其刑事立案,他虚构了美资阿波罗(周华康)欠四川鑫炬矿业公司(侯仁义)354.8万元的债务,并以“委托合同”纠纷为由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试图逃避刑事追究。

  2014年7月,该案经过一审二审判决生效后,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522万元标的,但严重超标的查封和冻结了美资阿波罗近4亿元的资产,其中包括32亩土地、530万元银行存款、10处房产(2.8万平方米)、雷克萨斯车一辆(140万元)、成都中建材35%的股权。以此造成了美资阿波罗的生产厂房及设备因法院查封而被荒废,严重影响了成都“碲化镉发电玻璃”项目的发展。

  一名知情人士透露,这起“虚假诉讼”,侯仁义能打赢官司,完全是因为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牛敏(2016年受贿被判6年)权力干预的结果。但对此说法,獬豸新闻(ID:zgsbfzzk)记者并未得到官方回应。

  记者调查核实,为了逃脱刑事责任,侯仁义一共操纵和策划了10起疑似虚假诉讼,利用民事诉讼的方式对美资阿波罗发起“反击”,竟能稳操胜券的胜诉了3起,个中缘由又让人费解。

  值得注意的是,1956年出生的侯仁义,他是收受5466万元人民币等值美国公司股票(114万股)巨额贿赂的四川省发改委高新技术处原副处长周斌的行贿人。

  2015年9月案发后,2017年9月29日,周斌因受贿罪被四川省泸县法院一审判处11年有期徒刑。因本案行贿受贿涉及金额已刷新四川省单笔行贿受贿最高金额的记录,被法律界人士称为四川“第一贿”。

  但侯仁义却能毫发无损。记者了解到,侯仁义在2013年就被选举为成都市第十六届人大代表,但多年来却遭到旅美博士周华康等人的实名举报。然而,即便在2015年12月就已经被成都市双流区(县)公安局刑事立案后被查实涉嫌经济犯罪的同时,除了侯仁义在2016年12月3日被四川有关部门将其推荐为“四川省十大杰出民营企业家”外,还在2018年2月11日再次被当选为成都市第十七届人大代表。

  8月1日,周华康从美国回国,在北京短暂停留3天后,他又匆忙赶去成都。此行目的,周华康是去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双流区人民检察院等单位反映情况,并要求警方对侯仁义在5年前涉嫌挪用美资公司1.27亿元资金,以及涉嫌提起多起虚假诉讼等行为予以立案查处。

  作为中国旅美科技协会1992年首任会长的周华康,他认识侯仁义的时间已超过10年,但为了举报侯仁义,他却用去了整整5年。

  从他在2007年8月被骗至成都考察时算起,再到他花2.6亿元总投资建厂,直至公司4亿元资产被法院查封,周华康就这样耗费了自己的10年时光。

  资料显示,1998年,侯仁义成立四川鑫炬矿业。2002年,他又成立了一家四川鑫龙碲业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四川鑫龙碲业”)。

  2006年6月20日,侯仁义个人控股的四川阿波罗太阳能科技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阿波罗”)成立。至2007年8月,股东变更为四川鑫炬公司、凌勇、李渭、柯红伟,注册资本1亿元,实缴资本金2000万元(实物出资1400万元、货币出资600万元)。

  周华康透露,四川阿波罗成立时一无技术二无资金实力,名义上为引进投资和项目,实际上是一个“空壳”。他说,2006年7月,侯仁义通过行贿四川省发改委高新技术处副处长周斌,便虚构了一家子虚乌有的“美国北方太阳能科技公司”作为合作主体,声称四川阿波罗公司将引进“美国北方太阳能科技公司”的“碲化镉薄膜太阳能技术和设备”。

  记者了解到,侯仁义便向成都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申报了“国家新能源高新技术产业化示范工程项目”。

  据另一名知情人透露,2006年8月22日,侯仁义通过运作,四川阿波罗公司与原双流县政府签订了一份“碲化镉太阳能电池项目”投资协议。直至2007年6月1日,侯仁义以此“协议”作为条件,获得“成都西航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3000万元项目启动扶持借款(后在2009年1月19日又得到1130万元扶持借款,共计4130万元)。

  对于侯仁义早年虚构引进美国公司的项目“行骗”的说法,记者在2017年8月17日由成都市中院作出的《民事裁定书》上得到了佐证。该份《民事裁定书》内容载明:美国公民王晓津在2016年5月26日出具证明,证实美国并没有从事碲化镉薄膜太阳能电池技术的“美国北方太阳能科技公司”,因此,侯仁义(公司)可能存在虚构事实和隐瞒真相,涉嫌经济犯罪。

  但对此说法,记者多次致电侯仁义采访核实,其电话一直未能接听,发信息也未回复。

  一名李姓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侯仁义有了该笔借款作为启动资金,便开始此项目作为噱头,四处找人合作。

  这时,侯仁义并不认识周华康。到了2007年6月,也就是侯仁义在拿到3000万元的借款后,因其虚构项目技术,骑虎难下,只好假戏真做,四处打听技术团队和投资人。

  侯仁义便通过成都某银行的彭女士认识了美籍华商王先生,王先生便将侯仁义、李谓、柯红伟等人介绍给美国华纳投资公司(100号)的周华康。

  “这是我第一次认识侯仁义。”周华康告诉记者,侯仁义谎称其拥有技术,正在国内开发第三代最先进的碲化镉薄膜太阳能电池板,还说自己与美国第一太阳能公司有原材料供应合作业务,因此想募集资金扩大生产。

  侯仁义告诉周华康,他在国内拥有世界唯一独立成矿的四川省雅安石棉大水沟碲矿。

  在占地220亩土地的四川阿波罗开发公司,周华康看见侯仁义的公司正在建设办公厂房,但是并没有看到公司建设有“碲化镉薄膜太阳能电池中试线”的生产车间。

  同行的一名具有风险意识投资人告诉周华康,只要“四川石棉大水沟碲鉍矿”储存量的确是世界上唯一独立成矿,就算是没有“太阳能电池中试线”也可以投资。后经核实,石棉大水沟碲鉍矿是独立成矿确实属实。于是,周华康、潘锦功等人就答应投资。

  2007年10月17日,周华康、潘锦功等人出资2000余万美金,在美国成立“美国阿波罗太阳能公司”( ,以下简称“美国ASE”))。

  2007年10月21日,周华康代表美国华纳国际集团公司与侯仁义(四川阿波罗)签订金融顾问协议。协议约定,美国ASE全资收购四川阿波罗,为四川阿波罗办理在美国OTCBB借壳上市事宜,并确定了四川阿波罗以反向收购方式在美OTCBB上市的实现路径。

  2007年11月1日,四川阿波罗变更为四川阿波罗太阳能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美资阿波罗”)。

  同年11月8日,周华康与侯仁义等人签署协议,四川阿波罗被美国ASE全资收购而成为一家外商独资企业。协议约定,美国 ASE 公司与四川阿波罗公司签署投资协议,约定四川阿波罗公司 2000 万元人民币股权,由美国 ASE 公司先期出资 4000 万元人民币收购,阿波罗公 司原有股东将其股权 100%转给美国 ASE 公司,而候仁义和四川阿波罗公司原股东中的凌勇、柯红伟、李渭(以下简称“四位股东”)获得美国 ASE 公司首期发行股票 4000 万股中的 67.5%股权,即 2700 万股,由此成为美国 ASE 公司的股东。

  随后,美国ASE在OTCBB上市。直至2008年1月,四川阿波罗变更为美国ASE的全资子公司(美资阿波罗)。自此开始,原本属于侯仁义控股的四川阿波罗、四川鑫龙碲业均被周华康主导投资的美国ASE公司全资收购。

  美资阿波罗被周华康全资收购后,周华康、潘锦功等投资人完全信任侯仁义,在侯仁义等人没有出资一分现金的情况下,将公司交给侯仁义原班人马管理,并让侯仁义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周华康连会计都没有派去,仅为了约束侯仁义,公司作出了总经理的资金使用权限为50万元人民币的规定。

  “加上银行贷款和当地政府资助的2000万元,美资阿波罗在碲化镉发电玻璃项目上实际总投资已达2.6亿元。”周华康说。

  就这样,侯仁义开始启动了“美国北方太阳能公司技术项目”。周华康说,他对侯仁义口中所说的技术项目,对其生产技术和研发团队从何而来,也无从得知。

  “2009年5月,美国ASE计划转板纳斯达克主板),我派了一名美国财务总监去成都清查公司财务,侯仁义却阻扰派去的美国财务总监接触公司的账目。”周华康说,财务总监提醒他,“侯仁义可能存在侵占公司资金。”

  同年8月,侯仁义将央企中建材集团公司、成都西航港工业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拉过来合作。12月份又成立了“成都中光电阿波罗太阳能有限公司”(成都中建材公司前身)。

  不久后,周华康、潘锦功以及中建材等方面的人逐渐发现,侯仁义主持设计的5兆瓦碲化镉薄膜太阳能电池中试线,根本不能生产出合格产品,生产的都是一堆废品。

  周华康觉得投资失误,无法向其他投资人交代。他向朋友打听到,原来侯仁义的太阳能技术项目纯粹是子虚乌有,全部是编造的。

  “美国根本没有这家美国北方太阳能科技公司的企业。”痛定思痛后,周华康便让一名旅美博士潘锦功在美国新泽西理工大学组建“碲化镉太阳能研究小组”。

  2010年3月,周华康以个人名义借给美资阿波罗50万美元,成立“NJIT-阿波罗碲化镉太阳能研究中心”。

  2010年8月31日,美资阿波罗召开股东会议,免去了侯仁义的全部职务,并委派潘锦功博士从美国回国,接任四川阿波罗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职位。

  潘锦功上任不久,将公司的情况告知周华康,“侯仁义可能挪用资金至少有5000万元以上”。周华康一听,吓出冷汗,赶忙告诫潘锦功先不要声张,等查到证据再说。

  到了2011年6月,潘锦功博士与中建材商议后,并重新组建“碲化镉发电玻璃”项目,引进和技术团队,接手资助“NJIT-阿波罗碲化镉太阳能研究中心”(更名为NJIT-中建材碲化镉太阳能研究中心)。还在国内聘请了一些技术专家,经过德美中三国专家团队6年多的不懈努力,直至2017年9月11日,才有了中国第一条100兆瓦碲化镉发电玻璃生产线月,周华康从美国回到成都,他在美资阿波罗查账时发现了侯仁义涉嫌侵占公司资金的痕迹。

  同年3月,周华康聘请了审计师事务所,对侯仁义进行离任审计。审计中发现侯仁义、凌勇(财务总监)在任职期间(2007年11月8日-2010年8月31日),利用职务之便,挪用阿波罗资金1.27亿元,两人将美资阿波罗的资金私自转入其个人控股的四川鑫炬矿业公司 ,而转账凭证仅注明“往来款”。

  周华康说,侯仁义期间为了掩盖其违法行为,他归还了部分款项。但根据审计报告,至今仍有 5981.8 万元被鑫炬公司非法占有。

  “美资阿波罗跟侯仁义的四川鑫炬矿业并没有任何业务往来。”周华康向记者透露,他发现侯仁义、凌勇还伙同一家建筑公司涉嫌伪造合同,将美资阿波罗园区3.3万平方米基建合同金额,从原始合同3554.8万,篡改为7246.2万元。

  周华康还说,他发现侯仁义与成都盛典实业公司的郑朝晖,以及湖南韶山公司宋某等人伪造《产品购销合同》《存货协议》,涉嫌侵占公司原料款约2000万元。

  “侯仁义在向投资人提交的公司资产目录清单,都曾确认了鑫龙碲业公司在成都市锦江区的两套商业房产(360平方米)、万福苑15套房产,是作为实物资产投资四川阿波罗。”周华康透露,侯仁义却不按合同过户,在2007年7月20日将公司的上述房产过户登记在其妻刘臻玉名下,然后再卖给美国 ASE 公司,“构成虚构事实涉嫌诈骗”。

  美资阿波罗的2亿多元的资金几乎被侯仁义等人“掏空”,周华康还蒙在鼓里。被发现后,经周华康等人规劝,侯仁义仍不承认事实。

  无奈之下,周华康选择向警方报案。2013年6月17日,周华康等人对侯仁义、凌勇两人以涉嫌职务侵占向成都市公安局报案。

  周华康告诉记者,当时办案民警很重视,说这是公安部郭声琨部长对旅美博士的实名举报信交办的案件,一定会认真调查。

  “但在侯仁义的保护伞的干预下,办案民警向领导申请对侯仁义涉案公司进行司法审计的意见未被批准。”周华康告诉记者。

  2013年11月19日,成都市公安局以“现有证据不能证明侯仁义等人涉嫌职务犯罪”为由,对侯仁义作出了不予立案的通知。同年12月6日, 四川阿波罗对成都市公安局不予立案决定不服,提出复议申请。

  周华康又向一些法学专家征求法律意见。2014年2月,中国政法大学原校长江平教授、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专家樊崇义教授、首都经贸大学法学院院长喻中教授出具了《法律意见书》,认为侯仁义,凌勇的行为依法构成挪用资金罪,“如果被二人据为己有,则构成职务侵占罪”。

  于是,周华康等人拿着该份法律意见书向成都市公安局申请复议,被置之不理。不得已,他便向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反映情况。

  2014年6月14日,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委派科技参赞到成都实地考察后,通过外交部(外交邮包)向公安部和四川省转交了旅美博士的实名举报信。经四川省当时主管公安和外事工作的副省长批示,督促成都市公安局复查。但成都市公安局在汇报时认为是“经济纠纷”,依旧维持不予立案的决定。

  周华康、潘锦功等人又去四川省公安厅申诉,被告知应该向成都市检察院提起申诉。

  2014年8月13日,成都市检察院以书面通知成都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作出督办意见,“公安机关尚未查清是否发生了挪用资金的犯罪事实及挪用资金的具体数额,建议进一步查清本案候仁义等人是否涉嫌犯罪的关键事实和证据”。

  “双流区公安局传讯侯仁义时,他拿出成都市人大代表证,以及成都市公安局对于举报侯仁义涉嫌职务侵占罪证据不足不予立案的通知。”周华康告诉记者,当时,办案机关对侯仁义没有立案,但也没有发出不予立案的通知,说仍在侦查中。

  记者了解到,2014年11月25日,周华康等人在成都市检察院检察长接待日反映问题。随后,成都市检察院将新证据等材料移交至成都市公安局,但成都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却未予理睬。

  2015年8月,周华康向四川省纪委举报侯仁义巨额行贿四川省发改委高新技术处原副处长周斌。同年9月26日,四川省纪委将收受了候仁义5446万元人民币等值美国公司股票的周斌、美资阿波罗原董事李谓,以受贿罪移交泸州市检察院查办(2017年9月29日,四川省泸县人民法院判处受贿人周斌11年有期徒刑,同案犯李谓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

  同时,周华康还不断地向时任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成都市委书记黄新初等人写信反映行贿人候仁义一直未被查处的问题。

  转机出现,在距离第一次报案时间已过去2年后的2015年12月16日,成都市原双流县公安局顶住各种压力,对侯仁义以“涉嫌挪用资金罪”予以立案。

  周华康告诉记者,成都市双流区公安局立案查明了候仁义、凌勇等人以“往来款”名义,通过银行转账、现金提取和代收款等方式,从四川阿波罗太阳能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挪用1.27亿元,全部被转移至由侯仁义控股的“四川鑫炬矿业资源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至今尚有6000万元没有归还。

  但直至2017年4月14日,双流区公安局同样又以“侯仁义涉嫌挪用资金证据不足”为由撤案,个中缘由又让人疑惑。

  记者还了解到,2016年5月,原双流县公安局对候仁义的立案已达半年时间,其基本事实已查明。但由于受到候仁义背后的关系网干扰,一直未能结案。同年12月3日,被立案查处的侯仁义还获得了“2016四川十大杰出民营企业家”。这个时候,距离受贿人周斌被捕已有一年多时间,已进入起诉审判程序。

  侯仁义得此“桂冠”后,似乎越发得意。2016年12月6日,候仁义涉嫌指使郑朝晖纠结社会闲散人员数十人,以追讨民工工资为名,围堵美资阿波罗,将周华康博士限制在办公室长达6小时。

  “我报警后,当地派出所出面竟然解救无效。”周华康说,他不得已才向美国领事馆寻求领事保护,通过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协调,双流区公安局才出动数十名公安干警赶到案发现场,在公安干警的保护下,才重新恢复了人身自由。

  2017年4月14日,双流区公安分局约见周华康博士和律师时告知,对侯仁义等人涉嫌挪用资金案因证据不足予以撤案。

  一名知情人告诉记者,双流区公安局一名办案民警对其透露过,当初在对侯仁义立案时所查明的部分重要证据(核心材料)并不在案卷中,“因此说证据不足而撤案。”

  “从不立案到立案又被撤案,整整5年时间,连要求提供撤案理由和依据都被办案人员拒绝。”周华康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发现在2015年12月16日对侯仁义涉嫌挪用资金案立案的原双流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已经被调离岗位。

  一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透露,成都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支队长肖健,曾一直主张侯仁义不构成犯罪,因此对其一直不予立案。“他在2015年10月就调任双流区公安局担任局长。”

  “我发现原办案人员居然没有把我签字的董事会给侯仁义50万的资金使用授权的决议装卷。”周华康向记者透露,他在去年曾向公安部、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双流区检察院以及中国侨联、四川省侨联去信反映情况,但都得不到回应。

  直至今年3月26日,成都市公安局的5名民警找到周华康博士及两名律师,声称其收到中央巡视组转下的实名举报信已经正在核查。

  当天,成都市双流区检察院的周检察官也告知周华康说,“案件正在审查中,多种原因未有结果”。

  3月27日上午,成都市公安局对其回应,“审查中,可能会移交双流区分局”。

  周华康告诉记者,侯仁义跟成都市委原副书记李昆学(被判刑10年)、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原院长牛敏等人曾交往很深,“但现在李昆学、牛敏现在都被判刑了。”

  潘锦功博士也向记者透露,2014年7月,他被李昆学叫去办公室谈话,李昆学曾警告他,“你们不要再举报侯仁义了,再闹就让你们滚出成都。”

  “今年2月28日,我还向中央巡视组举报了成都市常务副市长谢某武有包庇侯仁义的问题存在。”周华康告诉记者,

  记者在互联网搜索关键字时发现,一则“成都市委常委谢瑞武调研四川鑫炬矿业”的网络消息,似乎又证实了周华康的怀疑。

  对此,7月16日,记者来到成都市公安局采访核实。在该局传达室门口,宣传处的一名赵姓工作人员将记者拒之门外。他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他们了解情况后再联系记者,暂时不方便见面,“双流县公安局是否接受采访也需要等通知”。

  随后,记者致电成都市委宣传部外宣办联系采访事宜,一名工作人员记下了记者的采访问题和要求后,一直未予回复。

  截至记者发稿,记者多次通过电话联系成都市公安局采访,但工作人员在接电话时都回应称会及时联系记者后,就再无下文。

  周华康提供了一份证据显示,四川鑫炬矿业的一名高管王某林书面举报侯仁义,称侯仁义被周华康等人举报到成都市公安局后,曾指使四川鑫炬矿业的财务人员篡改和伪造财务数据,向成都市公安局提供伪证,为其涉嫌挪用公司资金开脱责任……侯仁义通过行贿成都市人大副主任孙某某、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叶某某及成都市公安局的人,试图干扰办案人员工作,用四川鑫炬矿业伪造的财务数据等假证据骗取办案人员予以结案。

  对于王某林的证词说法,一名高先生向记者透露,“我陪着王某林一起去的成都市公安局举报的”。

  对此,7月17日,记者来到成都市人大常委会联系采访事宜。一名人代办的陈姓工作人员回应称,对于侯仁义曾单笔行贿四川省发改委官员周斌5000多万元而被称作为四川第一贿,以及被选举为成都市十七届人大代表的问题,陈姓工作人员称自己并不知情,也没有接到相关举报侯仁义的材料。

  “我刚上去向领导汇报了,领导不让接受媒体采访,既然你现在说到这个事情,我会了解一下情况,有进展情况,你可以打电话联系我们。”陈姓工作人员说。

  当天下午,记者又来到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检察院采访核实。一名工作人员回应称,立案监督科的负责人不在,让记者电线日,记者致电双流区人民检察院立案监督科,一名工作人员称,申请监督公安机关立案的事情由侦查监督科负责。

  随后,记者又拨通了侦查监督科的电话,一名工作人员称,案件正在办理之中,电话里不方便说,了解情况后再给记者回复。

  对此,记者多次致电侯仁义采访求证,但其一直未肯接听,仅用短信回复一句,“很抱歉,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就再也没有了回应。

  记者在位于成都市双流区西航港开发区的“成都中建材光电材料有限公司”门口看到,美资阿波罗的招牌早已不见踪影。成都中建材里面的一片数十亩的标准厂房大门紧锁,厂房内拥有国际先进技术的稀散金属高纯功能材料设备已数年未运转。

  空洞洞的厂房闲置了5年, 园区多栋专家公寓和宿舍楼,亦是多年未有人入住。

  占地220亩的园区,“中国第一条碲化镉发电玻璃生产线”靠着围墙边的角落,机器声不时地响着,显得那么单调而又清冷。

  原本属于四川阿波罗太阳能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资产,目前都被成都市中级法院、双流区(县)人民法院查封。

  侯仁义原本是挪用公司上亿元资金,作为投资人和受害者的周华康,却要不断地被侯仁义提起的民事诉讼纠缠不休。周华康告诉记者,在2013年6月到2014年8月期间,他被侯仁义直接或间接操纵和制造出10起疑似虚假诉讼,其中侯仁义赢了3起民事诉讼,另外7起均被法院驳回。

  记者了解到,就在周华康向成都市公安局对侯仁义报案的当天即2013年6月17日,侯仁义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354万元诉讼标的的“委托合同”民事诉讼。

  资料显示,2009 年 12 月 4 日,鑫炬公司欠美资阿波罗及鑫龙碲业的“往来款”余额为 5,615 万元。当日,侯仁义个人擅自批准从鑫龙碲业转款 355 万元到鑫炬公司。12 月 7 日,鑫炬公司在收到上述 355 万元后,以“往来款”名义将 其中 354.816 万元,汇到北京世纪医倍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侯仁义动用了美资阿波罗的钱,向北京这家公司还款,无论是谁欠北京公司354.816 万元,真正欠款方(外资阿波罗或鑫炬公司)均是动用美资阿波罗的资金,完成了支付北京世纪医倍佳生物公司 354.816 万元。” 周华康说,侯仁义以四川鑫炬公司名义提起民事诉讼,诬告美资阿波罗委托四川鑫炬公司代为支付款项,事实上,根本没有所谓委托还款合同存在。

  “由于成都市中院原院长牛敏的干预,3起明显的虚假诉讼,一审二审竟然都被双流区法院和成都市中院判决侯仁义胜诉。”周华康告诉记者,三个法院执行标的加起来不超过1500万元,查封的财产竟达4亿元。

  记者采访发现,其中侯仁义的民事诉讼案执行标的仅为522万元,法院超标的查封了美资阿波罗所占成都中建材 35%的股权、32亩土地、530万元银行存款、2.8万平方米的厂房、一辆汽车(价值140万元)。

  “这些被查封冻结的资产加起来价值4亿元,如果不是法院在无理取闹和枉法裁判 ,那又是什么呢?”周华康说。

  据记者了解,周华康输掉的另外两起疑似虚假诉讼的案件,一个是诉讼标的是425万元(成都盛典实业公司郑朝晖),另一个仅为240万元(成都铁路兴达建筑)。

  2018 年 5 月 15 日, 四川鑫炬公司向成都市中院递交执行申请,要求拍卖美资阿波罗公司在成都中建材光电材料有限公司 12.5%的股权,但该案执行标的仅为 522万元。后经周华康等人向法院提起异议后,法院并未启动执行程序。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2015 年 10 月 30 日联合发布《关于执行〈中 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确定罪名的补充规定,对适用刑法的部分罪名进行了补充或修改,其中增加虚假诉讼罪在内的新罪名共 20 个。

  周华康认为,侯仁义挪用美资阿波罗全资子公司鑫龙碲业355万元在先,隐瞒事实真相,假借四川鑫炬矿业公司,提起虚假民事诉讼,想利用法院“胜诉”判决书而获取 522.6万元非法所得( 354.816 万元本金及利息),其行为已经涉嫌构成“虚假诉讼罪”。

  对于上述法院超标的查封以及虚假诉讼等说法,7月17日,记者来到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调查核实。一名陈姓工作人员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称,对于侯仁义涉嫌虚假诉讼以及法院超标的查封的问题,他需要向领导汇报,再向承办法官了解情况后再与记者联系。

  8月7日,记者再次致电成都市中级法院采访核实。这名陈姓工作人员回应称,他们法院已经将记者采访调查的问题交到法院的相关部门和承办法官的手上,“目前暂时没有什么进展和新的信息”。


沙龙官网

沙龙官网 服务热线:400-057-8819 电子邮箱: 2853877050@qq.com

公司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通世南路229号卧龙高新技术产业园 网站地图 >

沙龙官网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专业从事太阳能光伏照明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并提供配套解决方案的高新技术企业(高企编号:GR201637000511)。公司拥有旭泰能、秒莎、植生源等多个品牌,并致力于成为各...

Copyright © 2018-2019 沙龙官网 版权所有